电影与资本的忧伤之歌

 在施建祥事件之后,资本蚕食电影,用之为资本开路的事端并没有停止。资本的特性决定着它们只要闻到了钱的味道,就一定要疯狂。

怎样疯狂呢?一部好的影片就是他们伸向金融市场的钓饵。他们习惯的伎俩是看好一部导演和演员都还不是大腕的优秀影片,在它获得了国内外的某一些奖项之后便立即凑上前去,在影片的投资急于回收的时刻用很低的资金买下影片,之后,一场贪婪的围猎就此开始。

他们恣意地把投资人从四面八方招募来,把影片包装一番,抛出了一个比收购影片金额高出十倍的标的,吸引投资人上当。资金就这样很快地进了他们的腰包——这才是第一步。

影片要发行了,这是他们给投资人的承诺,但是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从自己的钱袋子里掏出什么宣发费,这样这部影片就假模假样地走了过场,上了院线。可以想见的是,这样的宣发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他们往联合宣发的其他公司身上把责任一推了事,罔顾影片发行的颗粒无收,而所有投资者的血本付诸东流。资本的血盘大口这时才开始被人们所亲眼目睹!

面对投资者的哭诉,资本从来是不会心软的,他们会说,是这部影片不行啊,没有人要看啊。等等。投资失败,各安天命吧。

有人出来给他们算了一笔账,也许一部影片资本收回来只不过几百万元,他们把它以制作费一千几百万元报给了募集投资的对象们(投资人),然后还装出一个宣发投资又是二三千万盘子的样子,这样到手才几百万的项目就变成了几千万的标的,一个成功的销售,资本到手的利润是成本的十倍。

这就是“资本运营”,这就是资本的作用,这就是所谓导演卖出作品,老板买进作品,而让募集的投资者买单。

但是真正遭受损失的首先还是导演,因为这部电影离开了导演之后,导演便完全对之脱控了。影片的市场失利是人为的,是资本方在掌握了影片的发行权并以此售出而巨额获利之后不愿作为而致,影片及其创作者却因此蒙受巨大的名誉损失,以及信誉蒙污。

后面会发生什么呢?有些影片的创作人员是打碎牙齿往肚里咽的,更多私募的投资人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而资本不但全身而退,而且拉上了黑幕,重又开始下一轮的密谋。

这里讲的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系列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在当代中国影视产业的发展当中正在成为一股并非少见的逆流。一些优秀的影片就这样被埋葬了,而电影人和那些被骗的投资人则成了受害者。

产业从中的被损害更是无法计算。中国电影产业不能是一小撮如此卑鄙的资本家、冒险家的乐园,这和一个产业需要资本是两个性质截然不同的问题,是和产业需要资本的本意南辕北辙的问题,是资本在公然盗用电影的名义、污损电影的荣誉、戕害电影的资源的原则问题。

在这个环节中,资本的罪恶不仅仅属于道德上的,而在于经济学上和法律范畴的。资本在一个社会经济当中是吞噬产业的还是促进产业的,绝对影响产业生产力的进步抑或倒退。

什么是吞噬产业呢?毁掉一个导演和一个创作团队,就是吞噬着产业的一个明天。电影产业的生产力是什么?不是厂房,不是摄影机,甚至不是投资。而是创作者,是创作力,是对于产业的信心。

资本的罪恶不在于唯利是图,而是在于以阴谋手段扼杀创作者、创作力和创作的信心。只要资本在整个产业链中制造出毁灭性的掠夺,这一切就会荡然无存。

产业链的另一个表述叫价值链。资本的狡诈就在于朝这个价值链的咽喉处设套,然后扼死你。一部影片完成了,不等于影片的价值就实现了,价值的实现要在市场上完成,进入市场的端口就是这部影片实现价值的咽喉。

资本常常就在这里等待那些急于实现价值的电影,而制作方往往就会在这个当口上钻进了圈套。本文所描述的套路并非虚拟,而是一针见血地戳穿资本狡诈的设计。

这是很多影片曾经有过的悲哀,在资本带来产业繁荣的另一面必须记住,从事产业实业的创作性劳动的人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完全相信资本而不留下一手,不能完全以为资本在帮助你实现价值,它的价值和电影没有半毛钱关系。

而且金融资本的本质发动的是不宣而战的战争,是和实业完全在两个维度上展开的战争,是你够不着的不见硝烟的战争。

资本的价值链不在产业实业上,不在创作者和电影的品质上,你的作品品质如何与它无关,它不会关心你在电影创作中怎样花去巨大的心血和贡献了多少灵感与沉淀,不会关心创作团队今后的价值与创作走向。

是的,资本在一个金融的维度上俯瞰着电影产业,看着它如何可能给它带来现实价值的雏形,但是,这种价值的雏形是用金融市场的尺度度量的,不是电影艺术的尺度。

资本的血统中从来没有艺术文化罔论电影的基因——它是把产业的金融价值和产业的本身、产业的运营、产业的团队分开来的,产业的好坏不在它的算计之内。

一部电影只要足够包装成一部得以放大价值的商品就足矣。

有的资本会一下子将你抬得很高,而它则赚的价格比更高。然后按照所谓“退出机制”抽身,你的实业就会瞬间跌下神坛,粉身碎骨。它已经转身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本文上述案例是一个很极端的例子,资本方首先直接摁低了电影的价值,又在自己的价值链条上放大十倍成为资本的“项目”,这是双重的压榨!

这就是在价值链的咽喉上扼住你的最不讲廉耻的资本。所以这不是道德问题,因为它早已超越出了道德范畴,而直接是一次产业之上的高维打击。

我们要看看法律能否以金融诈骗粉碎这种猖狂的掠夺,保护投资人和电影的利益。中国电影在高歌猛进的征途上除了阳光还有乌云,这是需要法律为之保驾护航的。

而我们电影人千万不要为了蝇头小利而自己卷进这种资本的合谋当中,甚而充当帮凶。这是需要警惕和警告的。

不排除有的产业中人与图谋不轨的资本里外勾结,让圈外的投资人上当受骗,不排除产业中人有的也在吃里扒外,从中谋取代理费和回扣,伤害电影和团队的利益。

不管为了多少钱都不能丧失操守和节义,丧失电影人的良知。

电影产业是一个有着广阔应用市场的大众领域,具有资本周期短等优越的盈利特征。未来的电影产业领域还会有更多的创新机会进入,从而带来更多的资本变现的空间,这是很让贪婪的人们垂涎的。

对于产业中人而言,学习创新的机会因此也很大,譬如区块链技术,中国的应用市场进入已经比美国等先进发达国家快出几个马位,更方便、更安全、更隐私,等等,都会让我们耳目一新。

走正路不走邪路,对于产业和资本都是课题,也是挑战。至于资本方,也要说邪路是走不远的,电影产业的确需要资本的支撑,共同走好正路才能迎接未来新技术革命的挑战。(作者:赵军 2019.11.24)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2-29 20:36:17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深圳资讯 - 深圳在线 - 深圳新闻免责申明 - 深圳网站地图 - 联系深圳新闻 -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深圳资讯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12-2030 szlvwang.com.